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开着房车回大唐 > 435章:恐有大患
    李浩开心道:“那明天下午去小树林看人打架*,啊呀&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江湖纷争呢*,有点小激动?!?br/>
    陈松翻了翻白眼&,道:“先别忙着激动&,今晚住哪?”

    朱瑞环附和道:“是啊,最近这城中好像有点繁忙,客栈全满,似乎只能回船上过夜了?^!?br/>
    “那就回船上过夜?*!崩詈扑低昃徒辛松?,“店家*,结账&!”

    一听说回船上过夜&,朱瑞环顿时整个人都不开心了*,他比较跳脱^,没什么长性,在船上待得太久了&,就觉得闷,他对李浩发明的那些纸牌游戏又没啥兴趣&,所以现在他对船有点抵触。

    抵触也没用*,因为他的意见不重要,出了茶馆后^*&,三人又四处逛了一圈,在日落之前回到船上,到船上后^,朱瑞环这货居然把今日在茶馆听说书的事情讲给特种兵们听,特种兵们倒是没啥感觉,不过觉得说书人无知的行为很可笑*。

    隔日一早*,天还未亮,李浩便起床走出船舱,吹着海风*,开始练拳*,当太阳从海面升起后^,他又开始练刀,这些年来^,他每天坚持如此,若无重大情况&^,绝不中断,所以这些年,他的武艺已经进步到一个非常强大的程度,强大到…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强,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出手打架了*。

    今天的李浩明显感觉到自己武艺上的进步,有点忍不住,想找人过招^,恰好这时朱瑞环打着呵欠从船里出来^^,李浩忽然抬刀指向朱瑞环^,道:“二逗&,陪我练一场^?*!?br/>
    “?*??”朱瑞环有点莫名其妙,然而他随即发现&,自己无论怎么晃动*,怎么走动,怎么晃脑袋,李浩的刀尖永远随着他的鼻尖动&,不靠近一丝,也不远离一丝*,身为高手的他知道,想要做到这一点&,是非常非常难的*。

    朱瑞环顿时来了兴趣,舔了舔嘴唇^*,手握腰间佩刀,缓缓拔出,道:“到甲板上?!?br/>
    “就这里!”李浩说罢忽然抢攻,速度快得好似一阵风^。

    朱瑞环瞳孔剧烈收缩^,赶忙挥刀格挡,同时快速抽身后退&*,然而仅一招&,他就陷入李浩无限连击的模式中&,李浩一刀接一刀地抢攻,朱瑞环竟全是招架,根本无法还手,这让他很憋闷*,自练武一来&,就连陆云都未曾这样压着他打过^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当……”急促的兵刃交碰之声&,将所有特种兵都吸引了出来&,他们起初还以为是敌袭呢,没想到却是李浩在和朱瑞环切磋武艺,然而当特种兵们看到李浩的武艺后*,他们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李浩的出刀招式没有任何花哨*^,很简朴的招式,但是……快&!奇快无比*!快到朱瑞环只能不断抵挡招架,一个不慎绝对就会中刀^,根本毫无喘息的机会&。

    “?^!”一直被压着打的朱瑞环猛然大喝一声,一刀格开李浩的刀后,忽然一个倒翻,竟上了船舱顶*,李浩好似提前预料他这一动作,几乎与他同时飞身上了船舱顶,又是奇快无比的快攻,宛若狂风骤雨&,这一下,连陈松都看得目瞪口呆,在他看来,李浩的刀法乱七八糟,但如此的威力,当真是他始料未及的*,这一年来,朱瑞环的进步是非常大的,武艺已经快要赶上陈松了,然而遇到李浩,竟毫无还手之力*,陈松不得不感叹,李浩到底要让他吃惊多少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*,船舱顶部的李浩忽然大喝一声:“陈松^,一起来!二逗太弱了!”

    李浩居然说出这么狂的一句话,差点把朱瑞环气吐血,这也是在挑战陈松高傲的内心^,陈松立刻拔剑飞身上了船舱顶,加入战团,与朱瑞环一起对战李浩^。

    有了陈松的加入,果然不一样了&^,论武艺&,陈松是比朱瑞环要高出一些的*,而且陈松用剑,比较轻灵^^,出招速度也要比朱瑞环快上少许*,两人出招^,果然跟李浩打了个平手*&。

    看人打架不吃力&,当陈松真正跟李浩过招后,他才知道这些年李浩的进步有多大^,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天壤之别,李浩的刀法没有太大的改变*,还是他自创的那套乱七八糟刀法,但现在李浩的刀法看似乱七八糟*,毫无章法可循&&,但他的出刀速度比以前快了近一倍,刀刀如风,凌厉无比,陈松自认如果跟李浩单打独斗的话,估计接不下他五十招。

    对于李浩的进步,陈松虽然羡慕&,但更大的情绪是兴奋,能与这样厉害的对手过招,对自己可是有极大好处的*,他必须好好把握。

    三人激战不止&,腾挪飞跃*^,李浩在二人的夹攻下居然一个上天梯直接上了桅杆,站在桅杆横梁上^,朱瑞环和陈松也双双用上天梯轻功上了桅杆,李浩站在横梁上&,而他们二人则抱着桅杆,一左一右攻击李浩,李浩唐刀舞得好似一团银光&&,只听见“叮叮?!钡谋鹘慌鲋碸&,急促无比。

    “李浩^!你快给我滚下来!”不知何时&,李浩的几个老婆已经站在了甲板上*,四个女人抱着孩子,仰头望着他,李屏则对着上方着急大喊,而且还是喝骂的口吻。

    李浩向下方瞥了一眼&&,发现自己的几个老婆全都焦急而又担忧地望着他,李浩顿时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“不要分神?!背滤傻纳艉鋈淮?&,并且收回了一招^,因为他发现李浩分神了&,刚才一招若是击出&,李浩肯定受伤^,在如此高空^&,受伤落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*。

    李浩向后退了小半步,拉开与他们二人的距离&,站在桅杆横梁的末梢,无奈笑道:“今天只怕是打不成啦*,家小都在下面看着呢^?*!?br/>
    “陈松!你下来!”

    “朱瑞环&!你也下来^!”

    陈松和朱瑞环的老婆也在下面喊了*。

    “哎,来了,来了……”陈松和朱瑞环顿时满脸笑颜地应着,然后抱着桅杆往下滑去。

    李浩眉毛直抽抽*,这两个家伙^^,一看那谄媚模样就知道他们是妻管严,还不如自己呢。

    朱瑞环和陈松刚落到甲板上,金铃儿和史晓云便上前训斥起来,特别是史晓云*,她现在有孕在身*,脾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,还伸手揪起了朱瑞环的耳朵,朱瑞环虽然口中连声呼痛,但看他那表情**,似乎很享受^。

    “李浩,你还不下来!”李屏在下方急得跺脚大叫&。

    “来了&,来了?!崩詈莆弈斡α松?,抱着桅杆滑下*。

    脚刚落地*,李屏就过来伸手要揪他耳朵,但手伸到一半就变换了姿势*,替李浩整理衣领*,她到底是个明理的女人&^,知道李浩是堂堂王爷,在外人面前不能堕了他脸面。

    李屏一边替他整理衣领,一边埋怨道:“以后可不能做这种危险的事&,爬那么高,摔下来可了不得,你若是出事了^*,让我和姐妹们怎么办,让孩子们怎么办**?”

    “是*!老婆大人训的很对!我以后不敢了?!崩詈瓢诔鲆桓毖纤嗟谋砬榛卮?,然而却逗得其他四个女人掩口发笑,因为李屏每次训他,他都是这样的表情^&,连说话的内容都差不多*,老套路了^,不过李浩倒也不是随口说说,他一般答应了后*,确实不会再犯&*&。

    李屏也被他逗笑了^,岔开话题问:“夫君&,咱们今日回琼南吗?”

    “改天吧*?*!崩詈频?&,“今日我还要和陈松朱瑞环一起去柳林坡看一出好戏&,再过一个时辰就要出发了&!?br/>
    李屏很有分寸,从来不过问李浩的事情,便道:“那你早去早回&,一定要多加小心^?!?br/>
    李浩闻言得意道:“你夫君我现在的武艺还真没什么好怕的&,况且,加上陈松和朱瑞环*,想出事都难&,是吧^,陈松&&?!?br/>
    陈松点头道:“王爷,没想到你的武艺居然悄无声息地精进到了如此地步&,我不服都不行,王爷,你可以考虑一下收徒了*,似你这样的武艺*,若不收徒**,那真是太可惜了?!?br/>
    “哦?”李浩闻言一阵惊喜,他还真没想过收徒的事情,他以前也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武功高手,虽然自己最近几年一直在苦练&,但他只是想要让自己变强*,缩短和那个神秘人之间的距离,没想过其他的,经陈松这么一提醒,他立刻点头道:“嗯,是该考虑一下了**,不过我向来宁缺毋滥,不是天资绝佳的人,我是不可能收的?!?br/>
    “本来就该如此!背滤傻阃?,这一点,他和李浩差不多,宁缺毋滥*。

    这时^,一个特种兵忽然来报:“王爷,裴先生让您去一趟船尾**?*!?br/>
    “好^?!崩詈频懔说阃?,转身朝船尾走去^。

    来到船尾^,只见裴渺手扶船舷^,双眉微蹙地望向东南方天空,李浩上前问:“师兄,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裴渺转头看了他一眼*,轻声叹道:“师弟&,我方才观测天象许久,估摸着近期将有大风雨^&,咱们暂时还是先别回琼南了^,若是途中遇上风暴,那便危险了?^!?br/>
    “哦&*?大风雨?”李浩闻言微惊&,忙问,“多久将至&?”

    裴渺道:“最迟还有五天^,若是快的话&,三天就会到,今年大唐的雨水偏多^,恐有灾患啊*?*!?br/>
    “灾患?你的意思是洪灾?洪灾啊……”李浩闻言顿时皱眉&,眼下李世民已经御驾亲征去了辽东,朝中之事由李治打理^,若是发生洪灾,李治处理不当的话,很有可能会落人话柄,这对李治很是不利^。

    李浩沉吟了许久&*,问道:“这次的洪灾,大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知道^&?&!迸崦煲⊥诽镜?,“我只能测算出今年大唐雨水偏多^,在我学成观测天象之后*,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多雨水的天象,至于会不会出现洪灾,我也吃不准?!?br/>
    “我知道了&?!崩詈频懔说阃?,拍了拍裴渺的肩膀,道^^,“师兄,多谢你了?!?br/>
    裴渺淡笑道:“你我之间,谢什么*^,你一向善于治灾*&,若真有洪灾^,你可有治理之法**&?”

    李浩闻言无奈苦笑:“洪灾……我真的治不了?*!?br/>
    洪灾的治理之法无非就是疏通水道&,兴修水利&*,就算是在未来世界&,也是这样治理水患的*,这些都是浩大工程*,李浩真的没什么办法^。

    不过李浩却是知道一件事,水灾之后必是大疫,因为百病从口入*,水灾会导致百姓的饮用水被污染,百姓喝了脏水之后,容易得病,其中&*,水灾后最常见的疫病就是霍乱,霍乱也是瘟疫的一种。

    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^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&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书写吧 | 豆豆小说阅读网 |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体能网 | 医学教育网 | 汗汗漫画网 | 小说网 | 听小说 |